张辰亮跳舞鬼都不看

[复制链接]
查看919 | 回复1 | 道历四千七百一十九年十一月一日(秋)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@开全局没:嘉靖年时,有个书生,姓薄。薄生为了用心读书,考取功名,因此在亲戚家一处偏僻的庄园中借住。但这庄园里,每到深夜就会有丝竹之声,喧哗不止,似乎有人在园中设宴。薄生不胜其扰,又不愿麻烦亲戚,于是便向相熟的道士问计。
道士赠予薄生两枚红丸,说等到三更时分,在月下将一枚红丸压在舌下,便能通达阴阳。薄生于是便在是夜三更,含着药丸,从窗边缝隙向园中窥探。只见原本空荡荡的园地里,男女杂坐,陈设着精致的酒宴,大家兴高采烈,饮酒猜拳,好不欢乐。看它们的形貌,并不像是狰狞的鬼怪。
薄生看过之后,便去找道士商量对策,如实向道士说起情况。道士听后说,这是有了道行的树妖虫怪,因为喜好这园中雅致,又见阳气不丰,因此时常前来聚会作乐,虽然没有恶意,但如果不能驱逐,那么他们反过来会想法将你赶走,必须要有个办法使得他们能够自行离去才行。
薄生束手无策,说,我一个凡人,怎么有办法让这些非人听从我的恳求呢?
道士笑说,肉体凡胎,当然不能与精怪相抗,但人情世故,鬼怪与人其实也大同小异。于是取出一卷画轴,嘱咐薄生带回家中悬挂此轴供奉,不出七日,此事自解。
薄生遵照道士所言,带着画卷回家。打开一看,只见画卷上画着一个方面小眼的男子,留着络腮胡子,身穿唐人的装束,一手高举,一手略垂,似在翩翩起舞。
当天夜里,园中又传来欢会之声,忽然屋外有人敲门。薄生知道这是非人来访,不由大惊失色,只能伏在桌上,闭目佯装熟睡。谁知屋外的人见到门内不应,又复敲门。敲到第三次时,忽然屋内的卷轴发出哗哗响声,接着画中的唐人,竟自卷轴中探出身来。
薄生余光见到,更加不敢稍动。此时门扇乱动,似乎有人在门外硬推。这男子便若无其事,去门边回应说:是什么人,深夜如此孟浪,主人不应,就要乱闯?
门外敲门声戛然而止,一个极细的声音道:我家老爷吩咐,在园中饮宴多日,不请主人,于理不合。
这男子道:这屋子里的人,只是主人家的亲戚,在此寄宿,不请也罢。
那声音迟疑片刻,回答道:还是要请去和我家老爷见面,否则小的不能交差。
这男子道:既然如此,我和你回去。
接着门户微响,薄生侧首偷看,屋内已经寂然无人。
他禁不住好奇心起,又含下红丸,刺破窗纸向外窥视。只见男子走到园中,和众人见礼。赴宴的非人,见到他似乎都十分高兴,纷纷起来向他敬酒,口称 " 郁公 "。男子来者不拒,酒到杯干,一时宾主尽欢。
酒过三旬,郁公满面红晕,起立说:席上虽有佳肴、丝竹,可惜无舞,我愿意为各位献舞,以助雅兴。
说罢整衣起身,面无表情,左右摇摆起舞,席间众非人观之,无不呆若木鸡,面面相觑。直到天欲破晓,舞尤未歇,席上者纷纷托词溜走。
此后数日,园内便再无声息,画卷中男子也不再自画中走出。
薄生后至道士处归还卷轴,问起此事,道士笑说:此卷所绘,乃唐时成仙的郁博士像,是青海狐仙,博闻强记,广识天下精怪来历,据闻曾随真武降服水猴大圣,声望颇高。郁公好舞,但舞姿奇绝,观者难以抵抗,往往逃走。园中的精灵见到上仙,当然殷勤招待,但上仙久住在此,有宴不能不邀,邀则一夜尽舞,自然只能另寻别处了。
薄氏子孙后来多自乃祖处学习此舞,每年秋收之后,便择日阖家彻夜起舞,认为能够辟邪纳福。因其源自狐仙,故称舞狐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账号?加入我们

x
丸子妹。 | 道历四千七百一十九年十一月一日(秋)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靠,说得我差点信了